服务电话:133921763

《电子商务法》正式履行 微商主体登记制必须落

发表时间: 2019-02-25

  再者,很多微商并非专职从事电商运动,而号称仅做“零星”“小额”的交易,按照电商法规定,并非都需要主体登记,这就给非法从业者可乘之机。做完一单,就删除一个,清空记录,最后若找不到消费者取证,之前的交易记载则很难查找。只管电商法规定平台须要对交易记载等信息保存不少于3年,但这只是针对电商平台。微商的社交平台本身不是交易平台,有的甚至只有引流功能,平台最多只能保留网络日志。对社交平台,用户点对点的交流信息属于隐衷,仅存放在本人移动端里,平台也无法获取,这让监管局部很难有效监管。

  除此之外,微商交易中多是点对点,缺乏电商平台直接加入,这也就让《消费者权利保护法》第44条对平台责任承担的方面落空。缺少平台主体参与的电商活动,花费者的后悔权跟三包服务更是无从谈起。

  从产品格量标准和保险角度看,微商代购商品更是很难监管。因为代购商品来自国外,相干标准与国内不相符,连说明书都缺乏中文标记。至于是否过期,是否合乎安全标准,是否有人身平安隐患等都无法保障。若是按照海内监管制度,即便发现问题,代购者只有能证明渠道,很大水平就会躲避掉责任,终极责任承当者在境外,最后也就不了了之。

  得看到,代购的交易平台也即微商平台,是社交平台而非传统电商平台,其实质属于网络服务供应者。以微信、微博跟直播为例,平台提供的是网络服务,既不从用户交易中获利,也不供给广告等服务,这就与传统电商浮现本质差异――社交平台很难按照电商法落实主体登记任务。

  2019年,《电子商务法》正式履行,其真正对微商起到关键性制约门槛的不是依法纳税,也不是宣传规制,甚至不是平台责任,而是主体登记。对各类代购来说,登记制度要是能落实到位,微商的假货、假海淘、关税、售后等相关问题也就能迎刃而解。而在实际中,真正落实微商主体登记确实是很难实现的责任。

  微商主体登记制必需落实  

  (作者:朱巍,系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、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)

  可见,微商代购流弊已久,不能仅靠电商法进行治理,甚至可能说代购就是走私在一定程度的“正当化”。下一步,必须要对微商状况作出特殊性法律规定,从强调微商从业者主体登记轨制、强化社交平台义务、建立信用评级制度、加大处罚力度、健全行业标准等方面进行全面尺度。

  依照《网络保险法》的划定,包括微商在内的网络用户应该实名登记。实际中,落实切实身份认证制度的渠道并非是身份与人的逐个对应,而是通过电话号码的间接实名。手机号码实名已经实现,不过,一个身份证能够注册五个号码,手机号码的身份与应用人对应关系仍无法完全合乎,这就导致网络实名制被严格虚化。更何况,微商大都利用挪动IP,很难锁定,也无奈进行有效监管。

  在微商代购范围更是如此。即使代购商品为真货,因最终消费者与商家时空分辨,消费者是无奈按照国内消保法维护自己权利的。更何况,有的商品在国内甚至没有实体店,消费者既没有办法进行商品验真,也没有方式对照价格,所有信息源均来自微商代购者。这样一来,巨大的信息鸿沟导致消费者权力受到重大损害。一方面,国外商品打折季会有宏大折扣,微商通过当时囤货,事后作伪等办法获取巨大利润;另一方面,假海淘、虚假订单、虚伪发货等各类严重侵害破费者合法权益的套路更是层出不穷。

  【光明时评】